首页

印度一架客机降落时冲出跑道-
2020-08-14 07:08:58 第一财经日报   “万名干部下基层”,这是近年来山东省规模最大的一次干部下派。   作者: 章轲   在山东德州市齐河县祝阿镇,有一支编号为76号的服务队。   两年前的秋天,山东省从省直部门(单位)选派1000名干部,组成100个乡村振兴服务队和高质量发展服务队,奔赴乡村振兴最前线、新旧动能转换主战场,开展为期两年的帮扶。   各方反馈的信息显示,“千名干部下基层”的效果出奇好,百姓点赞、企业满意,帮助基层办了许多想办却办不好的事情,解决了许多基层想解决又解决不了的难题。   2019年7月,山东省决定在2018年“千名干部下基层”和选派“第一书记”的基础上,再从省市县三级增派9557名干部,组建964个服务队,精准投向基层单位进行为期两年的帮扶。这也是近年来山东省规模最大的一次干部下派。   服务队的帮扶故事   8月11日上午,祝阿镇贾坊村外,阡陌纵横,水路交织,波光粼粼,透过清澈的河水,水底绿幽幽的水草清晰可见。   “贾坊村的土地大多已被流转用于黄河湿地项目建设,每年村集体经济收入只有10.5万元,主要是土地流转和出租农机具收益。由于历史原因,村庄建设缺乏规划。”祝阿镇省派乡村振兴服务队队长韩京安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沿着村里的一条主干道往里走,记者看到大多数房屋破旧,墙皮剥落。一些村民或坐在阴凉处休息,或聚在一起打麻将。“开发规划已经出来了,村民们最大的意愿是留在原址。”贾坊村党支部书记姜俊芝说。   姜俊芝所说的规划,正是服务队入驻后,多方协商并邀请第三方机构帮助贾坊村做出来的。   贾坊村尽管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但地理位置特殊。贾坊村北接黄河防汛路,西南紧邻齐河黄河水乡国家湿地公园,东侧为黄河沉砂池,是黄河水乡国家湿地公园唯一保留下来的村落。   “我们在调研后发现,贾坊村可以结合周边区域文化、旅游等多元优势,重点导入文旅服务、精品民宿、温泉度假、亲子研学、田园农创等产业,同时突出美丽乡村建设与乡村文化。”韩京安说。   经过多方协商,最终,贾坊村确定未来要建设“齐河·贾坊国际儿童艺术美丽乡村”。韩京安介绍,亲子+田园能带动家庭旅游增长,农牧+田园能带动乡村振兴,文创+田园、度假+旅游、养生+田园,也能满足人们回归生活本质、健康旅居的需求。   根据规划,未来贾坊村要通过国际儿童艺术美丽乡村的整体打造,建设鲁西北首席田园颐乐综合体、济南都市圈最美乡村振兴示范区、黄河畔首选沉浸式田园度假目的地。   目前,服务队经多方联系与协调,会同祝阿镇政府已多次对接元一集团齐河公司,探讨合作开发事宜,对方有意向投资10亿元用于贾坊村的整体开发,并承诺建设回迁民居。   在王坊村,党支部书记王奎利向第一财经记者讲了另一个故事:   相邻的坡赵村有发展集体经济的迫切需求,但村内土地都是高标准基本农田,只能种植小麦、玉米等传统粮食作物,不允许种植其他经济作物,更不能用于二、三产项目的建设,发展集体产业空间受限。而王坊村的土地均为一般农田,可建设蔬菜大棚,种植附加值更高的作物。   韩京安介绍,服务队了解到两村的需求后,主动当起了“红娘”。   很快,王奎利和坡赵村党支部书记王因军就签订了合作协议,利用王坊村108亩一般农田,整合两个村200万元帮扶资金,共建蔬菜大棚示范园区,种植西红柿、黄瓜等反季节蔬菜,还利用建棚取土形成的坑塘,栽种浅水藕、养殖淡水鱼。   对这个“联村共建”的项目,服务队又追加了60万元专项帮扶资金予以支持。初步概算,该项目投产后,每年可增加两村集体经济收入20多万元,投资回报率接近10%。   “1+2+3”运行机制   作为省派的76号服务队,都由哪些人员构成,实行怎样的工作机制和管理制度?   第一财经记者专门请服务队提供了一张人员构成及个人的优势和特点表格:   服务队队长韩京安来自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土壤环境处(农村生态环境保护处),二级调研员,优势和特长是“乡村振兴总体工作思路清晰、善于组织协调、资源丰厚”;副队长张代宝来自山东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是该学院党委副书记,优势和特长是“教育智力资源丰富,能充分利用山东财经大学教育平台,对乡村振兴提供学习交流的智力支持”;副队长秦光杰来自山东黄金(600547,股吧)集团阿尔哈达矿业有限公司,在公司担任纪检部部长,办事细致,文字功底扎实。   其余7名队员分别来自德州市农业农村局、生态环境局、水利局和齐河县委统战部、水利局、民政局和财政局。   韩京安介绍,服务队建立了“1+2+3”的管理运行机制:   “1”是队长负责制,对服务工作总协调、负总责;“2”是根据5个重点服务村(王辛村、王坊村、坡赵村、前颜村和贾坊村)的基础条件和特点,按产业发展重点划分为两个片区,各由1名副队长牵头组成4-5人的工作团队,群策群力,靠前服务;“3”是根据乡村振兴的5个方面(产业、人才、文化、生态、组织)内容和队员特长,成立产业发展、生态与文化、组织与人才三个研学小组,开展对农业领域政策的学习研究,切实提高服务工作水平。   根据山东省委对乡村振兴服务队提出的“到位不越位、帮办不包办、参与不决策”职能要求,结合工作实际,服务队确定了4个方面的主要职责,即当好参谋助手、搭建平台桥梁、争取资金政策、推动项目实施。   带着基层“上道”   在贾坊村,第一财经记者向姜俊芝提了一个问题:其实,在很多村庄,村干部们的想法很多,也很努力,但为什么服务队一来,很多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就能解决呢?   姜俊芝给出的答案是缺乏人才,对政策的理解和把握也不够。韩京安认为,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人跟进协调。像国际儿童艺术美丽乡村项目,服务队就与相关方接触了不下10次,反复探讨合作细节。“之前,有很多投资商看过,但由于没有继续跟进,都不了了之。服务队发挥了关键性的推进作用。”   服务队队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2018年,山东省派临沂市的一个服务队,主动联系税务部门,举办民企减税降费政策座谈会,对企业帮助很大。当地一名企业财务总监说:“了解到相关政策后,仅研发费用加计扣除这项政策,企业每年就能减税上千万元。这是服务队送给我们的大红包。”   在祝阿镇,服务队与该镇党委、政府建立了乡村振兴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协商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解决服务工作“干什么、怎么干、谁来干”的问题,并与全镇重点工作有机结合,形成合力。   10日晚,祝阿镇党委书记崔良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央和山东省提出乡村振兴的要求后,基层一开始确实不清楚乡村振兴怎么搞,缺人才、缺资金、缺支持,“有大方向、总目标,但把握不好具体标准和推进路径,做到什么程度算是乡村振兴了。” “服务队来了之后,站位比较高。我们也跟着上道了。”崔良才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12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下派干部带来的资源是多元的,要素是多重的,这些资源要素投向基层,确实能产生“叠加”“放大”甚至“引爆”的效果。另外,下派干部视野开阔,能把上级的意图原原本本地带到基层。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2018年,在国内外设计行业的设计中,创建了大量的工业设计生产和测量生产工程平板电脑。 手持设备用于工业品外观设计,非机动车辆来自C行业,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可以在近14年内进行改造。 这是一项绿色产业倡议,两个变量和变量(@un.org)阻止了私营公司在低碳排放领域的延迟付款。什么?装饰和装饰行业是家里的杀手? 选择的节能设备是为了避免在工业上运行八年,工业的发展已经批准了该计划。 从工业品外观设计专业技术能力的截止日期开始,已经开发了一套多样化的工业品外观设计,五年内约有400万参与者。 在城市,改变计划。 在前卫的Ma‘ana组织中,实验部门在9月份建立了多元化模式,达到了近四年来的最低水平,并于2018年启动了一个工业网站。